丙申风华

2016年一眨眼又过去了。年初制定的购书计划打了水漂,最终还是没能管住自己的手;年初制定的读书计划也打了水漂,最终还是没管住自己的时间。有人说2017年就是用来实现2015年和2016年计划的,这么说真残忍可也一点没错哇。

img_2048

年初的时候中了@乡门老 放的毒,迷上了Franklin Library和Easton Press两家出版社的书。孔夫子上每本书都将近千元,实在是买不起;只好去美国亚马逊以及另外一些美国、英国、加拿大的书店海淘,试买了几本以后,尤其爱上了富兰克林中心的The Great Books系列。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后出版的一系列世界名著,每本书都是西方古书装帧,在小牛皮的材质上,封面鎏上金粉花纹,书脊鎏上金粉的书名、作者名,丝绸的衬里、书签,精致的文字排版和插图,任何一个细节都格外的迷人。书的印数本来就很少,在二手市场上流通的也少得可怜。这一年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和挑选,差不多每个月都会付几本书的书款,然后数着日子盼它寄抵转运仓→登上国航飞机→降落清关→转发EMS,最后到我的怀里来。如此下来,精力无法兼顾国内网店的中文书籍,尤其见识了这些书的美艳,对其余的书的兴趣也不再有那么大了。于是,购书的总数大减,购书的票票反而大增,也是理所当然的。

今年一共下了94单,共计277本书。书价26384.7元,算上折扣和运费实付30864.1元。对比去年的数据,实付部分增加了将近6千元,无敌兔再次烟消云散;购书的数量反倒减少了489本。买书最多的时间是二月、三月份,占了全年一半。买书最花钱的地方是国外和美亚的书店,在这里买的英文书占了全年消费的73.46%,其次是京东,也有21.14%,其余的网店加起来不到6%,这和去年京东、亚马逊二分天下迥然不同。然而去年在亚马逊购书的重点是everyman’s library和Penguin英文书。虽然我觉得这一年来,国内中文书涨价比较厉害,但是和国外的书价对照,还是小巫。估计最近几年,中文书价还是会逐年的增加,但愿出版社的出书质量也能水涨船高就好。

去年年初制定了一个读书计划,其中就是一边看书一边做读书笔记。这个笔记本我刚刚翻出来,发现就写了一行字,羞耻的匿了。书具体读了好多本我也不记得,粗略的统计下,大概是如下这个清单:

4

崭新的2017年,计划依旧是多读书,读好书,别的内容实在不好意思做了。明年我要升级,奶粉太贵,估计买书的钱也不会有太多吧。

附:2016年购书清单
12 345 67891011

企鹅小黑书

79a1d082gw1evfw2sx4kwj21kw11xtkf

先抄一段网上的信息:

2015年,为了庆祝出版社成立80周年,企鹅图书公司送给自己了一份生日礼物–1套包含80部经典短篇图书的系列丛书,名为“Little Black Classics”此系列纪念图书共80本,每本均为只有8X8=64页的精缩版(每本书大小为 11.1 x 0.5 x 16.1 cm)方便携带和收藏。这套小黑经典系列内容包罗万象,主打著名作家的冷门作品,比如简·奥斯丁的《漂亮的卡桑德拉》(The Beautiful Cassandra)和查尔斯·狄更斯的《博兹札记之伟大的对决》(The Great Winglebury Duel);除了西方经典作品,我们中国书迷们也不会失望,中国唐代诗人李白、杜甫、王维作品选、清代作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Wailing Ghosts)及沈复的《浮生六记》(The Old Man of the Moon)等都在企鹅的小黑经典系列之内。

79a1d082gw1evfw37l540j21kw11xqid

今年7月底我去香港扫书,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这套小黑书。然而,跑遍香港大小书店,光商务印书馆的门店就去了7家,一无所获。包括香港希慎诚品在内,没有任何一家书店有全套;我特意询问了铜锣湾商务印书馆门店的营业员,被明确告知“不可能有全套,卖不出去。”于是只好失望而归。

但是,8月23号看到微博网友@一生三via简子 晒他买的小黑书,我突然看到了希望。在询问的第二天,@企鹅图书 告诉我在上海外文图书公司还有货,不仅有书,还与上海书展一样购书即赠送配套的“黑书包”。于是,没有一点点迟疑,火速下单,几天后成功抱得美书归。

79a1d082gw1evfw3kc7hej21kw11xdp3

等书到手了,看了十几本,激动的心情平复。回忆购买这套“Little Black Classics”的经历,我察觉到有些事情正在慢慢发生变化。我在香港去了13家书店,没有一家有全套80本,一直没买。而且香港每本定价折合人民币9-13元不等。上海外文图书公司全套送包810元包邮,太良心价了!现如今这套书中亚也有卖,960元左右;要是到美亚,算上运费118美刀,折合约为760元人民币,便是便宜些,但付款后至少要等三周时间。

未命名图片

这几年来,我越来越觉得在中国大陆地区,原版英文书籍越来越多,购买也越来越方便了。相对的来说,香港却逐年退化。例如,两年前,希慎诚品有一面墙的书架,摆满了Penguin Clothbound系列,可惜那时候我没有钱,一本也舍不得买,只能在一旁流着口水拍照。而今年,我专程去香港,购书单里面就列出了三种在大陆买不到的企鹅布面,期待在诚品圆梦;却发现,今天的诚品,企鹅布面一本都找不到了。

诚品店员和商务印书馆的口径一致:顾客的口味变了,格调太雅的书没有市场,书店也要参考市场来经营。也是,有种书几年卖不出去几本,摆在书架上就是浪费场地费。顾客的口味决定经营方向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大陆的书店却还在卖一些香港书店觉得毫无市场的书,在中国亚马逊上企鹅布面精装一直畅销,菲茨杰拉德系列的七卷本更是绝少打折;在孔夫子旧书网,我们每天可以看到大量的英文原版二手书在销售或拍卖。从这点来看,大陆并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最不爱读书的地区。恰恰相反,书店有卖,说明顾客有需求——有需求,怎么就不读书呢?

借张图来结尾——

58013943_11

爵士时代的故事

44444444

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1896年9月24日-1940年12月21日),是二十世纪美国最杰出作家之一。2010年,值当他逝世70周年之际,企鹅出版社出版了一套菲茨杰拉德的典藏精装书,当时只有六本,分别是The Great Gatsby(伟大的盖茨比), Tender is the Night(夜色温柔), This Side of Paradise(人间天堂), The Last Tycoon(最后的大亨), The Beautiful and Damned(美丽与诅咒)和Flappers and Philosophers(飞女郎与哲学家)。但现在能买到的往往是七卷本,多了一本Tales of the Jazz Age(爵士时代的故事)。这七本书都是由设计了“Cloth bound”系列的设计师Coralie Bickford-Smith设计,虽然是纸面装帧,但独具匠心的细节设计,依然能令人一见钟情。

66666666

去年年终做来年购书计划的时候,我就打算把这七本书收为囊中之物。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去美国亚马逊购书的打算,于是只能指望中亚。中亚的英文原版书一是不全,二是太贵;现在看来贵是主观的,但是缺货确实是很客观存在的因素。不过,通过这一年的时刻关注,我最终还是在今天将这套书收全,也算完了一项心愿。

购书时间 书名 售价 实价
2月8日 Flappers and Philosophers 173.00 107.00
7月4日 Great Gatsby 107.00 107.00
7月4日 Last Tycoon 107.00 107.00
7月4日 Tender Is the Night 107.00 107.00
9月6日 Tales of the Jazz Age 144.00 144.00
11月2日 This Side of Paradise 153.00 72.00
12月4日 The Beautiful and Damned 144.00 134.00

33333333

22222222

菲茨杰拉德系列的装帧风格非常统一。硬质纸封,四白三黑。外套纸质护封,护封使用简单抽象的几何图案装饰,金色或者银色的“作者名+书名”印在正面的右下。封底的护封边缘可以撕下来,当作书签使用。书签下方印有“BOOKMARK”的字样,上方印着书中的一支名句。The Great Gatsby书签上就是全书结尾的那句耳熟能详的话: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55555555

如果要说什么缺点,书太厚,不容易翻看,更甭提平摊。七本书立在书架上,堪称靓丽的风景;不过读的话,我还是喜欢拿Vintage出版社的那一套小开本的平装书。

这几年我每年都要花两三万元购书,家里面书的数量应该已经过一万五,正昂首挺胸向着两万迈进。我虽然读书神速,但给我两辈子时间也读不完手头的书。 并且在这一年里面,我买书的观点也开始发生变化。有些大众书,大可以买电子版在kindle上阅读,满减合适的时候再把实体书买回来,便于以后查阅资料。还有一些书,买的时候叫浪费钱,买回家叫占地方,属于冲动消费。万万不可再为了贪便宜,买一大堆垫桌脚的玩意儿回来。但是像企鹅菲茨杰拉德系列、布面精装系列,人人的盈掌小诗集,更尤其像Franklin Library与Easton Press出版的真皮典藏版,精美之外很多还留存着时光的痕迹,条件合适的话自然多多益善。

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