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关天,可不简单

在过去的MOP,经常重复发起的话题,比如“抵制日货”、“中国教育体制”……都被称为月经贴。高中数学中某些知识点的争议比“月经贴”好不到哪去,每次都要花老多的时间和老大的力气去解释,《简易逻辑》是这样的一章,“命题的否定与否命题”是其中最令人头痛的。

102班刚巧就复习这个内容。做作业的时候有个孩子问我:“命题‘能被3整除的自然数能被6整除’,书上的解释是省略了全称量词,那没有量词还能叫做全称命题吗?”

我无语,我说你这不属于“数学”问题,可以去请教语文老师补课。吃晚饭前,我想起在那个经典的煽动民族仇恨的杜撰中,租界公园门口有一块小木牌上面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也没有全称量词,不过这里的“华人”指的是具体某几个人,还是所有的中国人呢?

后来我问他明白了没,他点头称是,我刚转背又调转回去,想起了另外一句名言“People Are Born Equal.”

另外一个普遍误会是“在命题否定中,把存在量词改成全称量词,是对条件的否定。”我举了十几条数学习题做例子,还是效果不大。正无奈时,想到了普希金的一首诗:

天空有多少星光,
城里有多少姑娘。
但人间只有一个你,
天上只有一轮月亮。(陈之藩 译)

“爱”的否定是“不爱”而非“博爱”,“有”的否定是“没有”而非“所有”;“博爱”之于“爱”,“所有”之于“有”正是全称量词之于存在量词的关系。开个玩笑,“有个男孩子,爱上那姑娘。”,否定是“所有男孩子,不爱那姑娘。”,否命题是“没有男孩子,不爱那姑娘。”以此来类比之吧。

我之前在blog中提过,《简易(单)逻辑》其实是很不简单的,任何人稍不留神都会犯错。我国的初等教育中,对逻辑教学偏偏又最不重视,内容要到高二才学,高考中也就考点点。尤其在高中的孩子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后,再来教授逻辑,学习就自然会与思维定势发生摩擦。逻辑应该从小学起,现在“开场”太晚了。

今天中午蒋老师给我打电话,说看病的事。她有个同事,经人介绍去看一位中医,开了好几副药就是治不好,又去找介绍人想办法。介绍人亲自打了个电话,中医正儿八经的重新开了副方子,结果药到病除。蒋老师问我,要不我们也去这位中医那看看?

我觉得相当的吊诡。

稍作分析。如果这位医生本就无能,治好治坏完全随机,我们自然不应当去他那看病;如果他的确有能耐,但是没有人打招呼,他就故意不把病人治好,吊着人家的病情来赚钱,我们更不应当去他那看病!这种可能无医术,绝对没道德的王八蛋至今还能行医下去,难道不是整个中国社会盲从情感,无视逻辑的恶果吗?

卫生部发言人上午就肖传国在深圳开设医院一事表示,深圳卫生部门已约见肖传国,告知其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开展“肖氏反射弧手术”。该发言人表示,肖氏反射弧手术安全性的循证医学证据尚不足,是否适用于临床应用还要论证。
http://t.cn/zONcUMD

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出现一个肖传国一点也不奇怪,然而奇怪的是在那么学者举事实、摆数据、讲道理指出肖违法行医之后,还有相当多的人支持肖的行为,其中甚至包括了一个特区电视台!重视对逻辑的认知和运用,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

2 Comments / Add your own comment below

  1. 旁征博引,自发

    深入浅出,自如

    联系实际,自然

    生活哲理,自达

    达者为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