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6日

也说说JJ。

这两天在班上和学生谈了谈我对cgx燕赵门的看法。之所以说这个,我是觉得燕赵门是一个很好的教育题材,它关系到尊重、女权、性,都是人生中很重要但教育中被刻意淡化的内容。有人事后质疑我,在课堂上谈性是不是一个不太好的做法,我的回答是性是人的本能,不想谈可以但想不发生很悬;在同升湖这种寄宿制的学校中,要想不发生就必须谈。

为什么这样说,凡进入青春期的人类都会对异性产生欲望,这种欲望必定会有表达的渠道。中国的学校很反对早恋,当然大家怕的不是早恋,怕的是恋的下一步,但现在说归说大部分的卫道士都知道完全禁止是不可能的。其实,解决欲望问题的最好途径不是禁止而是疏导,学校应该在这类问题的教育上投入更多实质性的普及教育。像寄宿制学校,男女生在一起的时间比公立学校的学生更长,但他们了解身体和性的途径比公立学校的学生要少很多,那么他们“犯错误”的隐患就要比其他人大得多。光靠十大纪律之类的条文是不可能杜绝“好感”的,反而会更误事——我们都曾经叛逆过。

这类问题我不是第一次思考并执行了。上一次是去年,我把全班男生召集起来开了个短会,大致内容是关于他们的包皮。我讲了一些不翻包皮的危害,尤其是在将来会带来伤害的可能性,然后提示他们如果有“不达标”的同志应该在假期尽快达标。讲的时候有学生笑,这也正常;但正因为会有人害羞,所以我不指望生活老师会主动的教育学生性器官卫生的知识。可这些学生一年中只有几个星期和父母在一起,学校不担负起教育职责,难道非要等有问题了再去弥补吗?

我开班会不到一天,邻班就发生了个笑话。有个班主任闲谈时提到他在教室电脑中发现了大量cgx的燕赵,他感叹自己是搜索都不会可学生的动作就快得可怕。正是这样啊,你们都不想说,可是事情发生时都是快得可怕的。陈是偶像级的男明星、钟是偶像级的女明星,凡是功能性无障碍的人怎么可能不对他们的身体产生好奇呢——自然,当我们的少男少女对彼此的身体产生好奇时,除了事先讲通以外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阻止事后发生悲剧呢。

1 Comment / Add your own comment below

  1. 非常非常好,非常非常赞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