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创20140320

先发题目:

20140320

今早看到一条,“乌克兰正在和马来西亚争夺地球上最不靠谱政府的头衔。”

我觉得,有台湾在前,它们怎么闹都不可能拿到这头衔。

我第一次读到“服贸协议”时,脑子里面最大的声音就是“凭什么!”凭什么让利这么多给台湾,人家又不待见我们,它们经济不好关我们啥事?结果,这种几乎是向一边倒的协议,湾湾居然不干,学生占领了立法院,现在扩大为罢课,说要么取消和大陆一切贸易协定,要么闹更大。

民进党苏贞昌支持这种说法:从大陆引进美发业,给顾客洗头的同时会给顾客洗脑。

有艺人更说了,把五月天、卢广仲、林宥嘉封杀吧,看没有艺人去大陆唱歌哭的是谁?

网友“宁无静以致远”说得好啊:这种屎壳郎威胁人类不给人类吃屎的自信究竟是怎么来的?!

蒋花柳1949年丢盔弃甲也没有丢掉的于右任亲笔所写“立法院”牌匾,被这些学生搞下来,站在上面跳舞,泼啤酒;“立法院”里开party,孙国父的头像周围贴一圈黄标签,两个男生深情的拥吻在一起……

王金平说,一定要保护好学生!这我支持,最好闹一百年。

台湾“立法委员”蔡其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问新浪网友:“台灣學生敢為了自己的未來佔據立法院,你們敢能為自己發聲嗎?”

我的回答是:“如果指闹,这种事情大陆很多年前干过一次,国家经济崩溃,社会倒退很多年,有些方面至今还在慢慢恢复,你问我敢不敢?我明确回答,这么蠢逼的事断断不敢了!但说起占领你们的立法院?你公投试试,看咱们敢不敢?”

民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愿赌服输。“立法院”是民选的,就要尊重选举的成果。因为败选,所以逢中必反,经济也不要民生也不要,甚至程序正义都不要了,煽动学生造反有理,这种民主坏透了。参与这种“民主”的学生蠢透了,谁说台湾的教育成功的?

去年,台军一个军人洪仲丘,在进行操练时猝死,法医鉴定为中暑。事后网友发掘出来的资料表明,台湾军方操练标准里面,三千米的限时是19分钟,仰卧起坐是两分钟25个——“简直比大陆高中女生的达标要求还低”——这一定是在逗我!可是台湾人民不干啊,游行了一次又一次,台湾政府居然还屈服于民意,起诉了12名军官,连参与救援的军医也被诉;“国防部长”因此辞职,而且是两次。

民主或许不是治疗社会的万灵丹,但是民粹一定是毒药、毒瘤。民主并不是看有多少人敢游行,即便是25万人游行,也是25万只傻逼游行,对社会有百害无一利。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街头政治是绝不可能成为主流出现的。台湾、泰国、乌克兰,这是人类社会的吉祥三宝,我们得睁大眼睛,要全心全意的向它们学习——民主不能玩成什么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