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是很重要的

今天在微博上读到老罗转发的一篇文章,很有道理,推荐下衣冠神州写的《让韩方之战变成我们普通逻辑教材》。

这场持续很长时间的“微博大战”,我一直在“看热闹”。从“历史”上讲,我混了好多年的新语丝,是支持方舟子打假的。但这次,我觉得方舟子打韩寒的假,属于吃饱了饭没事干,那种小角色值得你出手吗?但是闹起来确实热闹,很符合春节的气氛。我也是一个超俗气的人嘛,从韩寒拿舟子的秃头说事起,我就知道下文很精彩。

衣冠神州说得很对,这次吵架,双方在逻辑上都一塌糊涂。方舟子与认同他的人也许在举疑上还做得比较出色,但是“不可能”三个字,确实不足以服人;韩寒与他的大部分发言人就只有“把生殖器不断挂在嘴巴上”这一个亮点了(我曾经读过路金波《好一坨弱智迎面而来》,然后近日发现我还是低估了他的战斗指数);双方的大量粉丝们就更加的不堪,基本上只有“你妈逼、你傻逼、你二逼”这种“三段论”逻辑,那便不值一提了。不过,令我跌眼镜的人和事接踵而至,还是出乎意料之外。

一月二十九日,猛禽写了一篇blog《戾气的一月》,顺着链接点到豆瓣,读到了别人转发的马伯庸的文章《从<人造韩寒>看如何构筑阴谋论》,在这篇文章里面,马伯庸试图从逻辑的角度批评方舟子搞阴谋。然而,我们读一下这位写出了《风起陇西》这种侦探大作的牛人如下这么一段话:

“首先回顾一下三个最简单的逻辑概念:
一个叫做充分不必要条件。举个例子,萧峰学了降龙十八掌,绝对会成为一代大侠。但就算他没学,一样也能成为一代大侠。所以降龙十八掌是萧峰成名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
还有一个概念,叫做充分必要条件。尹志平那啥了小龙女,所以小龙女必然要杀他,如果他那晚回去和赵志敬搅基,小龙女必然不会杀他。那啥了佳人,就是尹志平被小龙女杀死的充分必要条件。”

要不是我心理素质好,就凭他这种胡说八道,我也要质疑《风起陇西》是不是他写的了。“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的确是简单逻辑,可对老马来说,一点也不简单啊!学不学降龙十八掌,萧峰都有可能成为大侠;萧峰成为大侠,也不一定学了降龙十八掌;同时学了降龙十八掌,也不是都能成为大侠的,假设下田伯光同志——那么萧峰是大侠和学降龙十八掌没有半分钱的关系,这是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条件。

小龙女那条就更简单了。尹志平那啥了小龙女,小龙女当然要搞死他;可她要杀死尹志平,不一定是尹志平那啥了她。以小说中小龙女的情商,尹志平在古墓方圆十里地里面随地大小便都有可能会被蜜蜂蜇死的。尹志平那啥了小龙女是他被追杀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简单逻辑其实是不简单的,高考中丢分最多的知识点之一啊,尤其是经常你错了还不以为错。那天木子美老师表扬方舟子曲高和寡,刘胜军改革(我一直有疑问,“改革”是他的字吗?)回推:“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有错吗?”这句话用在这时偏偏就是错的。要知道,“得道与失道”也许能推出“多助与寡助”的结论,但是简单逻辑告诉我们,一个命题的真假与它逆命题的真假是没有必然联系,“多助与寡助”是不能靠人多人少来判断的。再说大家都懂的:一大群被豢养的肉猪奈何不了一头野生狮子,自然法则不会因为猪的数量而改变。

至于粉丝们说方舟子老婆有木有抄袭、罗永浩是不是小区一霸,证明了什么证明了什么证明了什么⋯⋯这都是混账王八蛋的逻辑,就事论事,不仅关乎学问,同样关乎道德。换个角度,我请九把刀上身,那~~~~~~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刀郎在《猎命师传奇》里面经常这么干,荡气回肠排毒养颜。继续看热闹,继续批改作业,继续写教案和书。By the way,我买了一台mac mini,这篇blog就是在mac系统下写的,现在内心很兴奋,很冲动,很没有逻辑。

3 Comments / Add your own comment below

  1. 觉得韩方之争还是韩三篇饱受争议的延续。确实觉得那疑似五毛党的三篇不是他本人写的;但是觉得方是民的质疑很搞笑,根据上铺下铺或是1998年上海的路没有这么颠簸为由推断韩寒肯定有人代笔,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拿出丝毫确凿的证据来,倒是在韩寒的每一次回应中生搬硬凑地找漏洞,这已完全不是打假而是打名,一面声称自己的质疑属于文学批评或批判的范畴,一面自以为是地要对方公开道歉,这可能是因为他十年打假以来极少失手所造成的吧。
    方是民我以前还觉得他真的很符合我心中的理想形象,但是自从打假唐骏之后,他似乎对于打假的对象更加有选择性——没有后台的社会公共知识分子,对于打假的过程更加注重胜利而不是合理性,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死都不认输就算在论战上失败了回到新语丝他还是可以自称胜者。
    这样说吧,方是民对待韩寒的态度就好比林语堂对待王安石(虽然我不认为韩寒可以和王安石相提并论),在中明显流露出对王安石的偏见——唯一的优点就是彻夜读书(还被归为“故为怪”),为了证明这点,他还引用明显伪苏洵作的(本书从一个人的行为特点推断其后必定误国,普遍被认为是错误的观点)作为证据。
    所以,关注防寒之战的十五天就好比过年的时候看《苏东坡传》的五天,在一片昔日纯灵的海上,我费力地把舵行舟,在我面前的海域忽然变得浑浊不堪,我疑惑地点起烛火,发现散布之源在海底。

    1. e,质疑有无代笔这种事情,估计是拿不出什么确凿的证据的。以前很多人质疑红楼梦是不是曹雪芹写的,也不可能拿出确凿的证据的,但是我们可以运用逻辑的手段进行分析。到现在为止,方那边有部分的分析是很扯淡的,但是也有非常有力度的推理。我更看重的,是韩寒对这次被质疑回击的方式,嘲笑对手的性功能、早衰,或是寻求法院的支持都是很下作并且无用的手段。

      我想你也许觉得韩寒这次有点无辜,我不这样看,他这种有粉丝千万,无数媒体为之说好话的青年偶像,这次落得这么灰头土脸,本身就是很值得质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