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in “教育”

只因尔是千里马,老师可以放肆些

20分钟前,听毕南雅讲坛某某第十期,初二年级向红玉老师的示范课《马说》,赶紧回家打开电脑记录思考。

向老师,高手也。对初二年级平行班的孩子,抓住了他们积极性强,表现欲望充分的特点,高声朗诵以助其兴,分组加分以得其趣,层进探究以利其智,对峙思辨以促其竞,课堂气氛调动得好,学生如鱼得水,万类霜天竞自由;却又张弛有度,详略得当,不失章法。台上台下的师生们皆当各有收获。

这种课堂是我喜欢的那种,学生开心,老师尽兴,看似喧哗,有效互动全在喧哗里。也是我追求的境界。然而我做的还不够好,两周前我上的教研课,在感冒药和缺睡眠的双重作用下,沉昏中的我不得不放手“乱搞”,课堂却别样风采;可还是有批评,说还不够开放,还可以更放肆些。今天,向老师现身说法这一观点,我在之前受益的基础上受益更多了。

那么这堂课是不是“放肆”得够了呢?昨天的我也许会觉得“然也”,现在的我觉得“非也”。我私下里考量,还有空间放开去——

其一,向老师要孩子们分享一周读到的优秀文章,三个孩子说了他们的收获。可是第二、第三位基本上就是在朗读网上下载的书评,那种调调一听就不是孩子自己的语言。我们国家的教育,窃以为失败之处就有那么一点,学生不会用自己的语言来说话。我现在上课要学生说定理,最“恨”的就是站起来翻开书结结巴巴的念书上的黑体字;最爱的,是用不那么标准的“自由语”表述他的理解。老师既然都拿出了有创意的一种模式,何不再鼓励一些更有创意的答案呢?胡说八道又何妨,词不达意又何妨,离题万里又何妨,啰嗦繁复又何妨,最后总还有老师在嘛!

其二,老师要学生们齐读课文,学生们速速的读完了,老师微笑着说:“同学们读得太快了,连老师都跟不上了,同学们再来一遍,稍微慢一点朗读。”这是高手的语言,不伤人的提醒学生古文要用心慢慢的品读。话音甫落,我右后方有一位调皮的老师小声的模仿向老师的语气,他说:“同学们读得太快了,连老师都跟不上了,只因你们都是千里马。”这是神级的语言,是点睛之笔,是听得我耳朵一震的俏皮话。

完全可以再放肆些!

居安思危,身心健康

上周五,在办公室物理谭老师向我表扬欧阳睿同学,说他这个学期学习的劲头多了好多,不仅作业做的很仔细,有时下课还找老师问问题,“就像换了个人一样!”作为这种班级的班主任,这样子的表扬是我最喜欢听到的话。周一跟张志宇谈心,他告诉我,开学的那天他们俩就约好了,一定要认真读书,将来考个大学。志宇还说,只要欧阳睿上课走神,或者开始跟别人谈游戏,就大声的吼他。我笑他,现在你们两个中表现最好的属欧阳睿了,你好意思吼他吗?哈哈哈。

这是开心的事情。四年一度的29号也就是前天晚上,96班召开了部分学生的座谈会,参加座谈的学生有谭崇茁、苏琦瑶、曾思哲、黄子懿、潘子敬、孟德瀚等11名同学。座谈会就各科老师的课堂表现、班级同学的整体学习氛围和个别同学的典型现象做了比较深入的探讨。同学们秉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畅所欲言,座谈的气氛良好:)

同学们的反馈和我近10天来频繁观察到的现象是一致的,如英语、物理、化学、历史和数学课,课堂秩序好,学生表现热情,教学效果也比较突出。尤其是物理与历史,同学们对任教老师发自内心的喜爱。但是有几门功课,同学们对老师的教法、课堂组织力、作业布置检查形式都提出了很多建议。对于这些建议,我在过去的两三天里面,都找到相关的老师交换了意见,老师们也对我这个班主任提出了批评和要求。我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对老师们的工作开展支持不够,我一直在进行自我批评。

在与同学老师的交流中,也得到了一些非常令人伤心的消息。例如班上有的同学,一个月的生活费两千多元犹至可,现在还欠了同学们几千元。在班上谈及此事时,个别同学在倒抽冷气“一天一百,这怎么可能?”班上有一月生活费不到六百的孩子,家境不同是一种因素,但是差距如此大令人心忧。我问这个花钱如流水的“少爷”:“你身无一技之长,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点墨,花父母的钱无节制养成习惯,如将来偶遇人生不得意,以什么态度安度难关?”昨晚上,我也批评班上某些孩子,明知同学此举不妥,一再借钱给他挥霍,这不是朋友所为,这是损友的做法。“以后任何人不准借钱给他”,“他没有生活费吃饭了,你们都得逼得他来找我。”我会借钱给他,但是我要让他感觉到“难”——生活好的时候,要让人体悟困难的境遇,在真正困难的时候,人才不会迷失,我的父亲就这么教导我。

昨天书记出通知,要求党员同志在某月某日必须上交承诺书,结果没几个人鸟他,大家“卖萌”说2月30日,这种日子一辈子都遇不上一天啊,交什么承诺书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