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

高考成绩已经公布很多天了,这些天我一直处于放松的状态。

很无聊!

每天抽两个小时做下竞赛题或者把各省的高考题翻出来,今年的高考题也就浙江省的做起来有点挑战。

其实也不难。

买了沈文选的四本平面几何的书,看了5%,心得也不多。

房子装修快结束了,偶尔过去看看,倒是每次都有新模样。

假期还是要好好规划下,练点书法,写点读书笔记,锻炼下身体。

今天

离高考不到两周,今天休假。

早起第一件事是百度“湖北黄冈2014年高考数学”,准备弄套试卷早饭的时候做。

然后看到了武汉二模,觉得很不错,只要1块钱。

付款→下载→打印→送交文印室,顺便取回《南雅中学2014届高考数学备忘录》

周一可以拿到了,做练习不错嘛。

越来越紧张,“每日一创”到此为止吧。下个学期开始,我将开始带高一的竞赛,到时候收获的灵感肯定更旺。

 

 

由老妈就医看医患沟通的技巧

我坚决反对在医院里面对医生大打出手。但很多医生也需要改进自己的行医态度和方法。

北山南人讲过一句话我很赞同,医生因为态度不好被砍是绝对不允许的;但医生态度不好,很可能导致被砍。

我在微博也提过建议,由于医生是和人打交道,并不是维修机器,人未必都是理性的,所以医生要学习沟通的技巧。可是有些医生回复我如下的内容,我也只能呵呵吧。

79a1d082gw1eegd6yh5pij20g005274r

幸好现实生活中的医生并不都和图中这位这个态度,最近和医院打交道多,遇到了很多善于沟通的医生,今天就有一位就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是老妈得了病毒性疱疹,已经两个星期了。老妈坚持不去看病,一是认为没什么,二是怕碰上男医生。而且坚持服用云南白药和板蓝根“治疗”。效果当然很糟糕。我劝了又劝,既拿事实又摆证据,劝说的效果同样很糟糕。昨晚上我发火了,要求她第二天必须由我老婆领着去医院,她可能也是痛得实在受不了,很生气的答应了。

早上快八点两人动身,到了附二医院。老婆给她充了医疗卡,挂了一个教授号。那位教授姓张,男的,年纪很大了,老妈对他超级满意。为什么呢,老妈说教授讲得很有道理,听听教授怎么讲的——

老妈告诉我,张教授说这病是火毒积压在腰间,还没有完全的发出来,要等发出来就好了。但饮食上不能吃发物,要注意休息。

我一听这番话,莫名其妙,明明是附二又不是中医学院,怎么着教授一口中医贩子的腔调?

可老妈说教授说得对,三言两语讲到点子上,她很信服。张教授讲完这段,就说阿姨你来得及时,要是再晚点儿来,毒就埋得更深,这病就不好治疗了(无语吧!)。老妈说“我不要打针!”教授马上讲你现在毒已经发出一部分,打针没必要,但是药肯定要吃的,不吃药,这病变成慢性病,毒气就很难驱散了(更无语吧!!!)然后又唠嗑了五、六分钟养生之道(我越来越怀疑去的不是附二了!)。

接着教授问老妈吃了什么药,老妈当然说是板蓝根+云南白药,教授说这白药是外敷的,内服没什么用,你这也不用外敷,说阿姨你不能吃这两个东西。然后开了处方,一边开一边说这药中正平和,这药温良辅正,嘱咐老妈两周后复查。老妈还追问,两周后如果效果不大,要打针吗?教授说,到时候再看,阿姨你说打针就打针吧。

我接过处方一看,一水的西药,连片中成药都没有,中正平和个毛线啊?尤其是老妈不仅接受了这位男医生,主动要求打针,回家把乱七八糟的中药、中成药全丢掉,还把和她一脉相承的老爸痛斥了一顿。我苦口婆心的劝了那么久,效果顶不上这位满嘴跑火车的张教授一分半点。

策的力量,哦不,沟通的力量是巨大滴。

 

 

 

数死早一粒

微博好友照影的阳光最近在读《梵天庐丛录》,清末民初的公知柴小梵编集的明清野史。照影的阳光时不时做点儿笔记,今儿个放出这一段:

“明末学者朱舜水在明朝灭亡后,带了三千两金子去日本想求日本出师,没成功就把金子存在日本了,发誓要等汉族复兴后再把金子带回国。…一转眼到了辛亥革命,日本人算算本息共有十五万两金子了,于是日本汉学家举行了一场朱舜水二百六十年祭后找到了他的后人,把十五万两金子还给了他。”

好家伙,十五万两黄金!不过考虑到中国的文人在大数字面前一贯的宛如白痴,这位柴作家编段子的时候估计对这么多钱心里面根本就没有概念。我算了下,回复了两段,前后读起来,段子的效果还是出来了[哈哈]

“15万两金子,呵呵,这个段子不错,黑得漂亮![哈哈]如果按旧制500g=16两来算,15万两相当于4.6875吨。先不说日本那些读书人从哪里找这么多金子,假设他们找得到,他们和朱家后人也都蛮孔武有力的说。”

“明亡是1644年,到辛亥革命过去267年,3000变150000可算出年利率大约是1.5%,时间跨度几个世纪,利率变化应该存在,但我能查到的是乾隆年间中国国内钱庄的平均利息是12.5%至14.8%,5%都算是较低利息,日本的平均利息只有百分之1点多,我擦,到底是资本主义哈[哈哈]

另外,读书研史一定要讲究“孤证不立”的原则。十五万两这么高大上的信息,居然在网上查不到,只有这本书里面提及,一般这就是假的。用现在的话来讲,这位作者柴小梵就是个#数死早#逗逼。

2/10日补充一条:中国官方黄金储备是1054吨,于是再看这4吨多的金子,我只能说呵呵……

德龙en520开箱及初试

德龙en520开箱及初试

前年在家住的那段时间,每天都会去东塘的星巴克喝20~27元一杯的美式咖啡,对,就是不加奶、糖的美式,我不喝牛奶,也不喜欢糖的味道冲淡咖啡的本味。后来星巴克出了一小支一小支的便携装,就喝了一年,每天两支。直到有一天,发现这么下去喝不起。于是改喝了一年的茶。然后醒悟,如果星巴克喝不起,那么喝茶并不是一个价廉的替代方案。

然后,然后就看到了hi-pda上的这篇文章:http://t.cn/zjlGUaQ

和尾巴上的这篇:http://t.cn/zYXTBlq

再然后,昨天下午跑了趟河西。花了2730元,从一家淘宝店的实体店买回来德龙胶囊咖啡机,型号Lattissima en520,红色的那台。

SONY DSC晚上去几户人家拜了年,快十点才到家。到家放松了下,急不可耐的开始拆箱。纸箱子摆在电脑桌上,看起来还是蛮大的,那是因为箱子里面装了蛮多的内容。

SONY DSC打开纸箱,最上一层是放着说明书和保修卡的纸盒。盒子做得很有特色。可惜说明书是各国文字却没有中文的。我对自己的英语一向自信不足,拿到这份密密麻麻全是单词的说明书怵得慌。上网找来了“翻译版”:奈斯派索 德龙 520

SONY DSC拿掉最上面牛皮纸隔层,就可以看到机器。先把赠送和购买的副件都拿出来着——

SONY DSC随机附赠的16种口味胶囊盒。

SONY DSC店家推荐的适合美式咖啡的两种:Roma和Arpeggio,49元一条,每条十粒胶囊。前者昨晚上泡了一杯,深深的感觉店家是胡乱推荐的。

SONY DSC送了两个星巴克的陶瓷杯和两片金属小勺,店家发誓都是欧洲进口的,不是路边的摊货。个人感觉质量还行,杯子似乎太轻了。

SONY DSC还送了一支打奶泡的搅拌器,可是我买的是e520诶,自带打奶泡诶,这玩意儿……当时没多想,不要白不要吧。

SONY DSC又是然后,就是机器了。摆出来,和第一张图片比较,即便加上奶盒和水箱,机器还是蛮袖珍的。

SONY DSC来张侧脸。

SONY DSC正上方的扳手打开,就是放胶囊的槽。放的感觉和上子弹一样,很棒!

SONY DSC操控区就五个按钮,最上方的是开关键。下面四个分别是大杯、小杯、拿铁和卡布奇诺。要是不接奶盒,就只有大、小杯可用,简洁得过分。按钮之间是雀巢和德龙的logo。

SONY DSC机器看上去一个整体,其实隐藏了几处可以拉出的组件,图中是胶囊回收盒,可以回收10枚胶囊;更高端的e720是12枚。还有像右网格、除垢通道、奶盒、水箱都是以轻易拆卸的,工艺做得精妙。

SONY DSC昨晚上对照着说明书,清洗了水箱。在店家建议下,买了怡寳的纯净水,洗洗弄弄泡泡,两大瓶快用完,弄了4杯4种口味的咖啡品尝:

1、Roma很苦,有刺激感,带木香。细细品味下味蕾有轻重缓急的体验,我比较喜欢,蒋老师喝不惯。加了糖以后,我们俩都受不了了。

2、De Lungo美式低因,气味浓郁,口感绵长。是这几种当中最吸引我们的品种,以后可以多买几条。

3、Fortissio Lungo,苦,味道浓烈,口感顺滑,我比较喜欢。

4、Dulsao do Brazil,由于是小杯量,极苦,这也提醒我应该把小杯定义在60ml而不是默认的40ml。但是这个品种口感很圆润,回味悠长,苦中带着一点点麦芽糖似的甘甜,蒋老师似乎不抵触,我还是喜欢,我太没有原则了。

以上是16种普通装里面的4种,我俩准备先把16种口味都喝完,就知道下次应该重点买哪几个品种。但是即便是对之不太感冒的品种,喝起来也比星巴克的咖啡要好太多(我在星巴克白扔了好多票票啊,哭),更比星巴克还要方便,哪次去星巴克不要排很长队吖?可用胶囊咖啡机,从头开始算,暖机40秒,泡一杯咖啡大约30秒,实属懒人和忙人的不二选择!

“冰冷冰冷”的酒店

这次和太太出游香港三日两夜,选择了位于摩理臣山道的这一家雅逸酒店。一开始担心不会走,专门在谷歌街景里面找到店面的位置,观察了周边的地标。然而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迷路了,经便利店的老板指点,才发现酒店离时代广场简直就是一街之隔。大家去酒店,可以乘地铁,经A出口即时代广场有红色双层车模小广场出来,向左转穿过立交桥下方的马路(注意公交车),到达对面的小巷子里面(巷口旁有一家许留山,建议不要去),再穿过这条小巷,看到电车车轨后,向左转四五步路就是酒店。酒店门面很小,又装修成黑色,很不打眼,要留心哦。

我们错误估计了通关时间,定在下午两点到酒店。实际到达是上午十一点,但酒店也要求必须下午两点才能开房间,所以把东西寄存到那里,先去逛街。后来一想,要是带了老人出行,路上折腾了那么久到酒店还不能入住,老人家肯定受不了了。建议有老人的家庭要么下午两点后到酒店,要么还是考虑更人性化的酒店吧。另外它严格执行上午12点退房的政策。不过大家要想明白,香港的商店基本上都是上午10点、11点才开业,酒店必须12点退房,你走的那天基本上干不了什么事情。

其实,这家酒店服务有礼节,但止于礼节,并不热情,对大陆的游客也不信任。像我自认为很谦卑的那种人,对任何人都是一副笑脸。离开的时候交了房间的付款单给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店员,他还问我要怎么交费。我告诉他我已经交费,他还高声一口咬定“你没有交!”我就不做声看他搞,过了一会儿他就不出声了,当然也没有道歉或者解释。我第一天去的时候,联通没有信号,在外面的711买了一张移动的卡,结果插上后既不能电话也不能上网,在柜台问了三个人,两个人完全不理我,一个男孩子说了句你自己看说明;我厚着脸皮讲我看了看不懂,他很不耐烦的拿过去“指点”我,结果发现也看不懂,尴尬的讪笑几声。我觉得大家过去住,互相礼貌是应该的,但不要觉得对方会为你解决什么难处,与其找他们,不如沿着山道向上走到轩尼诗道交界处的711,找那里上午值班的一位带眼镜的帅哥,很热心,我们俩的通讯问题就是他帮着解决的。我们去了铜锣湾和旺角一带,路边的小店店主都很热情,问路问讯借工具都恨不得亲手帮你搞,倒是酒店的服务人员冷漠得像块冰,这跟很多地方恰恰是反的,有意思。

我们住在1802房,电梯要刷一下才能上,这和深圳酒店一样。房间小得要命,但五脏俱全。房间有窗户,但不能打开,有窗帘,但不能拉起。这和没窗户有什么区别我搞不懂。因为封闭,加上床紧挨洗手间,所以有些潮湿,被子润润的。空调很猛,开25度热死,开21度冷死,中间温度波动很大,反正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二者只能选其一。我们从火炉长沙过去,不怕冷,每天开着21度的空调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带小孩的就建议考虑清楚——空调是对着头或者脚吹的,小孩子有可能会感冒。房间有宽带,但是要收费,1小时70港币,一天100港币,持房卡到大堂开通。我们没有开,一天在外扫货,落脚酒店时间那么短,开个头啊。大家晚上回酒店,下楼到隔壁的南记点碗面(好吃),那里可以蹭到一个质量很高的免费wifi,名称末尾是“001”。房间有小冰箱,里面有饮料,基本上25港币一听,桌上有标价的。最奇怪的是房间没有电话,我不清楚这是怎么想的,客人有需要得自己跑大堂,也太不人性化了。

酒店周边设施很好。离时代sogo希慎都很近,步行都在10分钟内,骆克道上有三家著名的独立书店开益乐文铜锣湾,希慎新开了诚品,对我这种专门跑去扫书的书虫来说太棒了。饮食方面,主食推荐南记,去时代广场路上经过菜市场,这季节吃樱桃最好,早上50元两磅(0.9公斤),晚上40元,又大又红好吃得不得了。但是西瓜很贵,四分之一的价钱在长沙能买一个!街两侧都有711。中国移动的电话卡推荐大家不要买,和大陆的中移动一个德行,收钱快服务糟烂到极点!

另外在香港不可吸烟,但允许在垃圾桶周围。酒店正门旁就有个垃圾筒,我13号晚上吃完宵夜回来,酒店的两名大堂员工就在那吸烟。其实他们守了规矩无可厚非。但你想啊,那个门面本来就小,还凹进去,两只大烟枪堵在门口吞云吐雾,那个地方烟味会大到什么程度?反正我进门的时候快吐了,恨不得拉火警!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酒店的冷漠式礼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