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in “存档”

宁静以致远

“这个班一定要100%考上重本!”
“我们可以预期,考上6个清华北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们一定可以超越2010年的成绩,创造新的辉煌!”
“班上的学生真的不错,你看他写的作文,真正的(拖长腔调)有文采有思想!”
“你们是最棒的!”——班主任老师在办公室自我陶醉的大叫,每天一次。

壮行的口号、由衷的夸奖、乐观的预言,这都是美好的句子。然而,美好用滥了,就不再是美好。2010年在同升湖高三理科楼四楼,我花了四周的时间见识人世间最美好的口号的集群轰炸,领导的关怀,群众的视线,老师的心智,学生的信心都蒙蔽在一个班里面,大家都忘了“一花独放不是春”的古训,唯恐落后的做着预言帝。与最优班的师生们在同一楼层生活了这么久时间,觉得实在是太“吵”了!于是9月4日,我下了决心,把整个班级搬到一楼的教室里去。

当时,一楼其实没有班级上课,也没有老师办公。我对学生说,我们搬下去,就是从无到有开天辟地的一笔。学生其实也支持,他们也看出了做闹剧“观众”的下场比“演员”更可悲。一名学生在值日本中写道:“学习方面,我们告别了四楼那种嘈杂的环境,获得了一份有如世外桃源般的宁静(虽然光线有点差);我们少了一份空虑与漂浮,多出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如学习一样,正需要的是脚踏实地。”

但是,除了几个朋友外,几乎没有其他人看好这举动。有人善意的提醒“太自由散漫了”,有人蓄意的散播“他一贯是标新立异的傻子”,有人作出长辈姿态来规劝“理2放在最优班那一层,正是领导的关心,殊不知近朱者赤嘛!”有人拿出领导派头“要是高考失利,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我的答复或是玩世不恭“新教室五行缺火,我们去了就会火”;或是轻描淡写“一楼离食堂近些,花在吃饭的时间少些”,或是斩钉截铁“大音希声,五音令人耳聋。静,才是为学之道。”

在随后的9个月中,理2班在空荡荡的楼层孤独的学习,我在无二人的办公室寂寞的探求,承受着有意无意的漠视。高考前的那几天,理2班部分学生本来分在7号车。有个蠢货说“7”与“起”谐音,理2在那车上“浪费”了,结果调车次调了好几回。两个月以后我才听说这段故事,顿时泪流满面,也不知道是笑的还是哭的。听故事的时候,高考成绩已经出来了,一切喧嚣归于平静,那些善意、恶意、姿态、派头四大皆空;口号、预言无地自容,理2的孩子们却收获了佳绩,那间教室终于五行啥都不缺了。

1955年代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和富兰克林中心,是全美科学家们“智者的旅栈”。陈之藩先生那时刚好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求学,他经常去富兰克林中心自习,也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拜访过。“图书室的周围是一个一个的小房间,小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两把椅子与一块黑板,把这个小房间的小门关上,这屋里即是自己的天下,可以上天入地地思想。”

读到这段的时候,我好怀念2010至2011年同升湖高三理科一楼的小办公室。在那里9个月,真的感受到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的“静”所致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般的“远”。我又想起,去年4月份去雅礼向许鹏飞老师请教。原来交通技校的车间二楼,格成一个个小房间,许老师就在其中一间办公。房间里面有一桌一床,堆满了书,杂乱无序中体现的正是求识的轨迹。楼下是车位,窗外有鸟鸣,关起门窗来,寂然无声,自成世界,与许老师交谈两句,觉得呼吸的空气都带上智慧了。

而今我在南雅,告别了昨日的“喧”,终于来到一个“心远地自偏”的福地。学生魏宇蓝君那天问我:老师最近写blog很勤快嘛,几乎三、四天一篇。我心喜:原来你也发现了。正是静了,才有思考;通过思考,带来实干;只有实干,方得成绩,静是无价的奢侈品。昨天,卢主任在会议上怒喝“要是知道谁在造谣,拼着工作不要,也要揍他一顿!”,我还心笑他的单纯可爱;随即想到过去九年的亲身经历,不由肃然起敬了。流言、妄念、躁狂,这些不静的种子,往往会开出更恶的花来,做金刚喝的卢奇灿,恰是用心保护这片“静土”的人。只因多少这种单纯可爱的人,雅礼之风,源远流长。

一些回忆,一些考据

湖天光景入空蒙,海立云垂暝望中。记取僧楼听雪夜,万山如墨一灯红。

这首诗题为《丙戌十二月二十四日雪中游邓尉三十二绝句(其二十三)》,我高二的时候把它抄在文摘本子的封面上,它的作者是清末诗家易顺鼎。《清白家风》中提到陈之藩先生称赞易实甫的“白话”诗有杨万里的风骨,我就奇怪这个字“实甫”的人是谁,百度一下居然是老熟人。

易顺鼎是湖南龙阳人,一辈子过得非常的精彩。十几岁的时候以诗名,由于写的有点儿“艳”,被一帮子老道学骂了几十年。不过也是这么一个人物,在《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以后,冒着杀头的危险,上京请愿;在没结果以后,又冒着丢命的危险,只身跑到台湾参加了刘永福的黑旗军,亲朋一度以为他战死沙场。

但也是这么一个人物,辛亥革命以后,跟湖南会馆的几十个立宪派,上书袁世凯要求恢复帝制。我每次想起这个环节,就觉得他真的不如在台湾战死了更好。

昨天上完课,没什么好讲的了,又还有七、八分钟放学,我跟学生们聊起这桩公案,不胜唏嘘。讲起易实甫的遭遇,不可避免的又想到汪精卫——年轻的时候身负炸弹去刺杀中国当时实际的统治者醇亲王载沣,事败以后被俘,让他写认罪书,“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激越的句子令被刺杀者都叹服。也是这么一个人物,后来成了遗臭万年的汉奸。这么想来载沣当年要是砍了他真是一件好事。

董桥说过他喜欢知堂老人的文字。我问学生“知堂老人知道是谁啵?”有个孩子辩白道:周作人不是汉奸;我不这么想,我觉得当时的中国有正规的法统,他也好汪也好所作所为都是汉奸的勾当,当然我不强迫学生认同我。但是汉奸之名不能抹杀他的贡献,他是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人物,他留学日本,是为了救国维新,他译作充栋,极大的推动了新思想的普及。就算他人生不光彩的一笔背后,也有为保全北京大学图书馆的苦衷。

几年前看某人的回忆录,记载了一则传闻,说他解放后经历了几次批斗,觉得没必要再活下去,委托他的儿媳妇向派出所讨要安眠药。派出所给没给,那不得而知了,反正周作人是在1957年才去世的。我讲他死在那个时间是莫大幸运,讲台下的学生居然会心一笑,他们居然懂。

课堂随笔

今天晚上跟学生讲完作业,有所感慨。看同学们的作业,大家普遍不注重问题过程的表述,往往下笔千言,废话一箩筐。语言崇尚简洁美,中文、英文里面都有“炼字”一说;好的语言不分彼此,数学语言也要有意识的去“炼”。希尔伯特就说过,一个问题能够清晰的表达出来,问题就解决了一半。简洁与完备、科学与趣味是不矛盾的。

说到这里,我想起最近读过的书《清白家风》(董桥著)里讲的一个小故事。纪晓岚的书斋联“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陈之藩先生认为不妥,把它改成“书似青山乱叠,灯如红豆相思”。他认为,是“灯”最相思呢,还是“红豆”?“最”可不能用两次。陈先生是香港中文大学电子工程系荣誉教授,典型的理科出身,却被称为是最近几十年来最好的散文家。他上周在香港威尔士医院去世,享年87岁,马英九都为他写了悼文,称他的文章为“科学与人文互动的火花”。

我提醒同学们,不是字越多,意境越能显现。《清白家风》书里面记载了周炼霞写的小词,我抄录于下——

“几度声低语软,道是寒轻夜又浅。早些归去早些眠,梦里和君相见。丁宁后约勿忘,星眸滟滟生光。但使两心相照,无灯无月何妨!”

最后那一句,我反反复复念了几十遍,又念了几十遍,一十二个字罢了。好的语言几个字,就能表达千转百回的意思。

逻辑是很重要的

今天在微博上读到老罗转发的一篇文章,很有道理,推荐下衣冠神州写的《让韩方之战变成我们普通逻辑教材》。

这场持续很长时间的“微博大战”,我一直在“看热闹”。从“历史”上讲,我混了好多年的新语丝,是支持方舟子打假的。但这次,我觉得方舟子打韩寒的假,属于吃饱了饭没事干,那种小角色值得你出手吗?但是闹起来确实热闹,很符合春节的气氛。我也是一个超俗气的人嘛,从韩寒拿舟子的秃头说事起,我就知道下文很精彩。

衣冠神州说得很对,这次吵架,双方在逻辑上都一塌糊涂。方舟子与认同他的人也许在举疑上还做得比较出色,但是“不可能”三个字,确实不足以服人;韩寒与他的大部分发言人就只有“把生殖器不断挂在嘴巴上”这一个亮点了(我曾经读过路金波《好一坨弱智迎面而来》,然后近日发现我还是低估了他的战斗指数);双方的大量粉丝们就更加的不堪,基本上只有“你妈逼、你傻逼、你二逼”这种“三段论”逻辑,那便不值一提了。不过,令我跌眼镜的人和事接踵而至,还是出乎意料之外。

一月二十九日,猛禽写了一篇blog《戾气的一月》,顺着链接点到豆瓣,读到了别人转发的马伯庸的文章《从<人造韩寒>看如何构筑阴谋论》,在这篇文章里面,马伯庸试图从逻辑的角度批评方舟子搞阴谋。然而,我们读一下这位写出了《风起陇西》这种侦探大作的牛人如下这么一段话:

“首先回顾一下三个最简单的逻辑概念:
一个叫做充分不必要条件。举个例子,萧峰学了降龙十八掌,绝对会成为一代大侠。但就算他没学,一样也能成为一代大侠。所以降龙十八掌是萧峰成名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
还有一个概念,叫做充分必要条件。尹志平那啥了小龙女,所以小龙女必然要杀他,如果他那晚回去和赵志敬搅基,小龙女必然不会杀他。那啥了佳人,就是尹志平被小龙女杀死的充分必要条件。”

要不是我心理素质好,就凭他这种胡说八道,我也要质疑《风起陇西》是不是他写的了。“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的确是简单逻辑,可对老马来说,一点也不简单啊!学不学降龙十八掌,萧峰都有可能成为大侠;萧峰成为大侠,也不一定学了降龙十八掌;同时学了降龙十八掌,也不是都能成为大侠的,假设下田伯光同志——那么萧峰是大侠和学降龙十八掌没有半分钱的关系,这是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条件。

小龙女那条就更简单了。尹志平那啥了小龙女,小龙女当然要搞死他;可她要杀死尹志平,不一定是尹志平那啥了她。以小说中小龙女的情商,尹志平在古墓方圆十里地里面随地大小便都有可能会被蜜蜂蜇死的。尹志平那啥了小龙女是他被追杀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简单逻辑其实是不简单的,高考中丢分最多的知识点之一啊,尤其是经常你错了还不以为错。那天木子美老师表扬方舟子曲高和寡,刘胜军改革(我一直有疑问,“改革”是他的字吗?)回推:“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有错吗?”这句话用在这时偏偏就是错的。要知道,“得道与失道”也许能推出“多助与寡助”的结论,但是简单逻辑告诉我们,一个命题的真假与它逆命题的真假是没有必然联系,“多助与寡助”是不能靠人多人少来判断的。再说大家都懂的:一大群被豢养的肉猪奈何不了一头野生狮子,自然法则不会因为猪的数量而改变。

至于粉丝们说方舟子老婆有木有抄袭、罗永浩是不是小区一霸,证明了什么证明了什么证明了什么⋯⋯这都是混账王八蛋的逻辑,就事论事,不仅关乎学问,同样关乎道德。换个角度,我请九把刀上身,那~~~~~~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关你屁事啊

刀郎在《猎命师传奇》里面经常这么干,荡气回肠排毒养颜。继续看热闹,继续批改作业,继续写教案和书。By the way,我买了一台mac mini,这篇blog就是在mac系统下写的,现在内心很兴奋,很冲动,很没有逻辑。

答殷东黎同学问

1月23日,殷东黎同学在这里留言问题,该题是此次高二期末考试填空题的最后一空。期末考试试卷是杨老师的作品,在下以为个别题目还是难了点,这空更是。因为条件实在是不明显,初拿到手有点无处下嘴的感觉,我在监考中都考虑了比较长的时间。

已知二次函数y=ax²+bx+c,其中a<b, 且对一切实数x, 恒有ax²+bx+c≥0,
求: (a+b+c)/(b-a) 的最小值?

该题分步完成,首先证明a、c都是非负数,根据二次函数恒大于等于0的条件以及f(0)≥0可得;

然后确定c/a的范围。根据判别式b²≤4ac,两边同时除以a²,可得1<b²/a²≤4c/a,¼<c/a;

接着用分离常数法把分子中间的b消去,再用判别式放缩:

[frac{a+b+c}{b-a} = 1+frac{2a+c}{b-a}geq 1+frac{2a+c}{2sqrt{ac}-a}=1+frac{2+frac{c}{a}}{2sqrtfrac{c}{a}-1}]

这样就得到了一个关于√(c/a)的式子,用换元法,令:

[t=2sqrtfrac{c}{a}-1 Rightarrow sqrtfrac{c}{a}=frac{t+1}{2}]

得下式,等号成立条件是c/a=4,很明显是满足其范围的。

[frac{3}{2}+frac{9}{4t}+frac{t}{4} geq 3]

雅礼105

昨天卢主任通知我12月31日上午9点参加雅礼集团的团拜会,我先问能不能不去?我在某个地方被教育了九年,我很害怕。但是我最终还是去了,其一是我担心到新学校的第一年就翘会,老师们会不高兴;其二,我也是雅礼的学生,我爱母校,她105周年的校庆,我必须参加。

路上走了快一小时下车我都憋不住了,可到会场,我还是被那场面震惊得久久不去尿尿。五个校区的团拜会,在长沙的国际影视会展中心召开,我本已有心理准备,还是准备不充分。130多桌的酒席,按每桌10人算,1300多的老师啊,只要是人真的都是老师啊。另外一个震惊的地方就是节目的质量,这也是受了九年的熏陶,一演节目就开溜的我,目不转睛的看完了所有的节目。坐在89桌离看台比较远的我,无耻的赖在舞台下的地板上看了七个节目。当然我还不是最“无耻”的,还有很多摄友们几乎都要贴到舞台上面去做群众演员了,他们厚实的背影封死了所有拍照的角度,我好多张照片都是举着大炮跳着拍的,你们做得出!

雅礼本部离退休老师的节目表演中,我对旁边的老师讲,台上有我高中时的两位班主任,她好惊讶的。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邹老师只当过我一个月的班主任。那时候雅礼高三年级一月一次考试,按每次考试的成绩高低分班。我高一高二就没读过书,到了进高三的时候考的一塌糊涂,年级200多名被分到了邹老师班上。就这事,她只跟我谈了一句话,我永记这一句“我没什么好跟你说的,反正从下个月开始你都不可能再到这个班上了。”她这句话,和林四清老师(成绩最好的班级的班主任)对我说的“下个月见。”是我找回信念的支援。我能振作,邹老师功不可没。看着她和文老师在台上引吭高歌,很感动,但是我哭了没有,这里有我的学生在看,我不说。

写到这里,我不禁在想,有没有学生像我看待邹老师那样看待我涅?这时我主动去和老婆叫我接吻读秒,我们俩很浪漫的拥吻了分把钟,接着很艰辛的看表,然后她继续做奥赛题我去看潘子敬的短消息,然后我就不惦记这个想法了。管它干嘛,总会有的,我是如此优秀的老师,总会有的!

雅礼,是我心中的烙印,我真的这么觉得/不是马屁。我上个月批评学生,问他为什么我那周周日下午刚拿到雅礼蓝色的文化衫,晚自习就穿着它去上课,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笑话?“因为这是雅礼的校服,我穿着我自豪。那么你同样穿着这身皮去干坏事,你对得起这种自豪吗?”那小鬼本来一声不吭,听完这句话却哭了,很大声。不管你承不承认,雅礼的自豪就是烙印,印在我们每一个雅礼人的心上。在今天上午的校庆会上,这烙印特别的痛,并快乐!

南雅的同事们唱校歌的时候,我在台下小声的跟着唱了:

昆仑渤海之间,五千年民族。万里长江大河,助文明发育。地球旋转无停,惜光阴易逝。吸收欧美文明,乃吾侪素志。经天纬地才能,由学问成就。及时奋发精神,好担当宇宙。

美国纽翰芬城,有耶鲁大学。雅礼源远流长,育英才为乐。长沙自昔名区,爱湘清岳峻。多士负笈来游,看儒风丕振。经天纬地才能,由学问成就。及时奋发精神,好担当宇宙。

东方西方圣人,劝为善则一。悠久博厚高明,唯至诚无息。校中彝训长垂,尚公勤诚朴。君子终日乾乾,集大成可卜。经天纬地才能,由学问成就。及时奋发精神,好担当宇宙。

更多的照片看这里或者这里,陆续PS中。

播种思考,收获快乐

上次考完后,102班的总结其实还有几张没有发出来。尤其有几位的描述实在传神,我看着看着差点笑断气,觉着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太可惜了。

今天上午102班再一次进行了考试。我考前不断的骗102班的同学,他们问“卷子难啵?”我说“卷子很简单。”他们说“我们不相信你!”我说“相信我咯,我骗你们做啥涅,真的比上次简单多了。”他们说“你早就没有信誉了!”我说“诚信是我的座右铭,不信拉倒!”——其实难度和上次差不多……但是考得好了很多。我就说了,102班考不好,主因基本上就是心态不好所致。你放下了行囊,轻松上阵,受的伤都要轻很多——受伤是难免的,程度不同噻!

就像小曹,考了102分,黄老师确实没说错,他的水平和其他人比起来差不了多少的。他这次拿到卷子,还是有点遗憾,问我:“还是不够嘞,好几个题目不晓得如何下手。”我安慰他“慢慢来咯,提高了就是好事。”心里却说“你其实会做的,你还不够放得下……”

我觉得我有时候就是个哲学家。

96班也考了这张试卷,结果如预料中的凄惨。考前有人问哪些班和我们同考,“103、102、101、100”我答曰。张志宇好兴奋“伍老师把我们提高到了特色班的层次”,我打击他“考完了,咱们一个班就将它们四个拉到平行班的水准。”96班的孩子们在这个学期不断给我惊喜,他们真的好聪明好聪明好聪明,可惜好懒好懒好懒,希望这次小考可以给他们脑门上敲一击响亮的警钟,驱散满身的懒虫,把勤奋的程度提高到智商齐平的水平上。那么,蛮有希望的。

在这里教学确实很有乐趣。我给每一届学生都推荐过我当年的学习方法——知识图表。我告诉他们,学完一章内容后,凭你的理解,把各章节的知识点以及彼此间的联系以及发散用图表的形式画出来,是一种有效的复习手段。我还说我可在挂历纸上画的哟,一章一张,相当有成就感。我说的时候,下面的学生表情都很一致,心向往之;然而,确实没几个这么去做的,太麻烦。

102班的唐子鉴同学上周完成了本学期生物章节的图表归纳,而且很好心的把它们画在四张A4纸上,印了60多份给本班的同学,我自然毫不客气的绵了一份,本准备“盗版”给96班的。看着他画的图表,很高兴,成就感远甚当年,胸中有股上世纪末的一指头捅破了本世纪的窗户纸的快感。

学得好≠考得好

这是上周的事情。出了一套试卷,关于圆锥曲线和微积分的内容,上周五省理和特色班260人左右考了下,皆惨不忍睹。省理还好点,搞数学竞赛的舒永豪考了147分,这个月我培训竞赛就了解这是个非常沉稳的孩子,这种试卷这样分数一点也无侥幸。然而102班平均可能就70多一点,集体式的错了很多我认为是送分的地方。

其实我上上周就花了一节课的时间谈数学学习,我的观点是,如果很多同学都觉得自己一点儿都没听懂,那不是学习问题,那是心态不好,因为这样好的班级+这么好的老师(毫不脸红的自夸下)+这么优秀的学生不可能一点都没听懂的。这次考完我更是觉得他们心态糟糕,明显可以做得出色得多,但很多人表现得一团糟,我也觉得我讲得再多,他们不能领会也只能算是对牛弹琴。所以上周发完试卷后,我拒绝讲评,我说:你们先回家自己再做一次看看吧,顺便把觉得做错的原因用文字的形式总结下——有的人满头雾水的看着我——就是写作文嘞,数学作文,议论文!

周一收上来好多字,有的人写的相当详细,包括几位高分数的学生,都进行了透彻的自我剖析。当然也有同学对我进行了尖锐的批评,讲得对的我欣然接受,在课堂上我也重点声明了一次。

很多人都写到,其实自己是会做的,但是考试的时候怕、乱、烦、慢、蛋(蠢蛋的蛋)……我说了吧,正是心态太坏,不过现在自己有所察觉,多加锻炼,应该不会误事的。

特色班的孩子真的是很优秀的,连反思都写得那么的精彩,我和数学组的几位老师一起看了几天,也就笑了几天(点击图片看下张,喝甜酒是亮点),这帮学生着实可爱。

96班家长会发言稿(节选)

96班是我来南雅接手的第一个班级,我想凡第一次都会是美好的,我相信随之而来的两年一定会是快乐而充实的时光。南雅高二年级理科的班级按照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和本学期初的分班考试成绩分为了三个层次,有一个省理科实验班,有三个特色班,还有四个平行班。96班既是排行第一的平行班,也是排行第一的理科班,我相信这种巧合是一个很好的预兆,预兆96班定将是一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班级。

当然,从分班来看,我们的孩子们在年级里面是处于成绩不利的地位的。毕竟,上两个层次就有总计240余名同学领先。而且,根据我从教育处、学生办陆续了解的方方面面的信息来看,不光是在成绩,在生活表现或是综合素质,平行班的孩子们与实验班、特色班也都有相当大的差距。在本学期之初,我与学生第一次见面的班会上,我就提出了类似的目标:成绩上超越上一层次的班级,总分不行,超单科;表现上,与高层次的班级抢风头,完胜对方,就是成功。所以,我现在很得意的认为,站在这个角度看96班这两个月来的表现,确实是可圈可点的,他们正在用实际行动表明,过去是过去,将来是将来,鹿死谁手未有定论。

细谈班级取得的成绩,我想谈谈96班孩子们给我的四个感动。

第一次月考,是对学生学情的调查;段考,是对学生在校学习两个月成果的检测。本期已经进行的有规模、有组织的考试便是这两次了。两次考试,不光是学生的成绩有起有落,我的心情,也经历了低落到奋起的变化。可以说,考试的结果给了我深深感动的机会。

从分班来看,96班最好的学生,在分班考试之中也是在年级240名之外的。然而月考中,有13人进入前240名;段考中,有16人进入这个名次段。240名的划分是有章可查的,年级组有很多在南雅带了几届高三的老师跟我说,每年学校考上重本的人数大约在240上下波动。科任老师都认为,两个月的学习下来,一个平行班有16个人在此之列,是非常大的改变。精确到个人的进步,段考相对于月考来说,班级的第一名胡圣明同学在年级里面前进了80名,这还不是进步幅度最大的,自从月考失利以来,许佳准同学在学习态度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听课、作业、自习的质量都有了提升,这次他进步107名!像潘子敬、苏琦瑶、鲍怡醒等几位同学,都有7、80多名的提高。从分数上讲,虽然本次段考试卷的难度比月考有提升,然而班级人均考试成绩更是提高了45分。

为什么会考得好?为什么会有提高?这是我在段考总结中提得最多的话题。我引导学生去发现,在月考后改变了态度的学生,这次考试都有相对不错的收获;当然,那些无动于衷者,不仅不会提高绝对会退的更多。就拿96班的罗乃甲同学为例,虽说他高一的时候理科成绩还不错,月考之前他的表现相当有问题,我当时就警告他如果保持这种无所事事的态度的话,越往后学你的优势也会越弱。我想,说此番话时他肯定是不以为然的。但是月考成绩出来后,数学……物理、生物……,他很长一段时间只要谈到这个成绩就表现得很惭愧。本次段考之前的那一个月,罗乃甲在几门功课上都下了功夫,数学更是在我的强制下进行了“非人”的训练。他段考数学考了147分,是年级单科第一名。这是努力才有成绩的好例子,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同学都能深刻认识到这点。

成绩都属于过去。96班的孩子们在学习上令我感动的是现在——段考之后,学习的氛围大大改善了。早上早读的声音大了,英语课代表7:50默单词,响应的学生踊跃了起来;课堂上乱讲话、讲怪话的人少了,做得过分就有“正义”的同学站起来制止;晚上踩点进教室的人少了,多的是六点半就来教室学习的同学,有的一直在走读的孩子也陆陆续续来教室自习,有人说“在这里想玩的心思少些。”就在前天,周四下午只上三节课,有十多个孩子五点不到就赶到食堂吃晚饭,吃完饭做的不是去打球不是去听音乐或是跟某某某煲电话,而是又赶回教室学习,这场面一下子就打动了我。

从开学开始,生活老师尤其是男生寝室的伍老师就一直对寝室纪律操心着。96班可能有一半的住宿生是她以前的管理对象,所以生活老师一直对纪律没有信心。当然,同学们自己也没信心,这点拿我有次教育111寝室他们的回答可以看出……当然,每层楼每周只评5个文明寝,加之与96同楼层的是年级最好的103和102班,这对我们班是很不利的,随便犯个小错误评比就泡了汤。但在我的常抓不懈下,这一状况有了质的改变。

男生110寝室,本学期已经获得了五次文明寝室的称号,同样女生寝室309,也获得了相同次数的表彰。但是,我认为最值得一提的是第八周文明寝室的评比。在这之前的那个周日晚上,同学们自发的组织了一次班会课,对班级的不正之风进行了广泛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我记得杨鑫同学就以他在高一的亲身经历告诉全班同学,平行班的寝室也能做到最优秀。在那个晚上,我提出一个不近人情的要求,第八周男生所有的寝室都拿到文明寝室,“灭掉”103班。我看得出来所有的男生绝望的表情下,都露出跃跃欲试的眼神。结果不就真的做到了,那次省理科实验班一个文明寝室都没拿到,第九周周会上男生欢呼的场景相信给每一个同学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谁说平行班啥事都不行呢?

首先值得表扬的是王钟鸣同学。运动会之前,每天早操,96班队伍稀稀拉拉、口号零零落落,表现得是相当有“特色”的。所以,我对运动会的队列表演不抱任何希望,很多班都为队列准备了各种各样的花样,而96呢?用我的原话讲,走整齐就很不错了。王钟鸣同学提出来,要我放权给他,他来组织这个项目。两天之后,班级的队列整齐有序,可以与任何班级媲美。在本次运动会的队列比赛中,96获得了“优秀队列班级”的称号。

在队列整顿的过程中,我目睹了一个优秀班级形成的过程。原本班级一团散沙,对运动会报名毫无热情,互相推诿。但在被强制着合作中,却逐渐形成了默契,有了强烈的集体荣誉感。本次运动会,理科的平行班在技术水平上其实是没有任何优势的,但是96获得了年级总分第四名,理科总分第二名的好成绩。为班级争得荣誉的学生是如下的:

第一名:张志宇(跳远)
第二名:傅冠夷蛮(400米),邹湘建(铅球),张志宇(三级跳)
第三名:陈尔东(100米,200米),孟德瀚(跳高)
第四名:傅冠夷蛮(800米),黄凯君(200米),许佳准(400米)
第五名:唐锦川(三级跳),陈俐(800米)

尤其是在文科班清一色的专业体育生参赛的两个男子项目,男子4*400米和男子4*100米中,96班的同学们奋勇争先,取得了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成绩,获得了比冠军更多的掌声。

运动会之前,有同学在班会课上很伤心的说,外班都在嘲笑96,说这个班级一点都不团结。运动会的最后一天晚上,体育部高一年级的一名学生干事亲口对我说:伍老师,我班上的同学都羡慕你们班,你们班的同学好团结,出了什么事情都是群策群力,每个人都服从大局。

这还不被他们感动,那就太无情。

我早在去年9月就和我的爱人领了结婚证。但我要带高三,没有任何个人的时间,我选择了把婚礼的日期押后。然后教完一届,又是新一届的高三,如果不是这次换了单位,就得到2012去办了。

这次婚礼学生早早的就知道了,我在人人里面向我以前的学生发邀请,现在学生中很多其实那时都加了我做好友。很久之前,他们就闹着要去。可是我和我爱人比较低调,我们选择了一家小酒店,二十桌顶头,本无意邀请太多的人。所以,学生去多了估计就会没地方坐,我们刚刚认识,我想这么跟他们说,他们会打退堂鼓。结果他们干脆承诺就算不吃饭也要去当拉拉队,这已经令我很感动了。

有好几位我答应了的同学,因为我走得早没有签条,他们也自觉的没跑出来,说是不想给我婚礼的时候添麻烦。结婚的那天,96班去了蛮多同学,可能有20多人吧。下完课以后出发,11点20左右到,仪式进行时很有秩序,仪式结束后由谭崇茁的父亲组织出去吃中饭,下午都返校上课,每一步都进行的那么有纪律那么有活力。

这里还要感谢,那天提供帮助与给予关心的谭崇茁、潘子敬、王钟鸣、罗俏等等同学的家长,感谢在座的家长朋友对我人生中的这一大事的支持。我想我对大家盛情善意最好的回报就是将96班可爱的学生们教好,我相信有你们的支持,这绝非难事。

睁大眼,看亮点

蒋老师今晚回家,显得好兴奋。她说班上的学生好聪明的,终于发现啦。今天上课,讲小数与整数的竖式乘法,蒋老师按教材的要求,讲了小数点移位的法则。还在总结呢,一个孩子说有更好的方法,他说其实小数点没必要移来移去的看啊,就让它“掉下去”就好了。

掉下去,这是神来之语。

今天我也发现了一个学生的优点。这位名叫罗乃甲的同志,已经有好多教过他的老师向我反映过情况了,都是负面的。上了几天课,只要是自习,这位大哥绝对很自觉的趴到桌子上,不分昼夜,我瞧着也手痒痒。今天下午,他跟我说要开临时条出去买书,要我相信他绝对不会跑掉。我说兄弟,你平时那么油,我心里面没有丝毫怀疑那是不可能的吧。何况你这数学教材、导航尸骨无存的人居然说要买书?后来我觉着试试看,也就同意他去了。出乎意料的是,他在外溜达了大约十几分钟,就很老实的返校,书也买了一本《教材完全解读》。现在的孩子,能做到言而有信的确不多,我看扁了他,我很高兴能检讨自己的狭隘眼光。

昨天卫生搞得很糟糕。今天到班后,我跟同学们谈了好一阵子“做”与“做好”的关系——“做”与“做好”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它们之间的距离超过一万公里!本来中午要留人重做,但是卫生委员强烈要求让他们自己来处理,我也就乐得轻松。晚自习,到了教室,虽说卫生状况我还是不够满意,但我看到教室的四个拖把拧干了水,且间隔有序的摆放在卫生角,我感受到了他们这次的用心。其实,教室用不着一尘不染,心需要高标准的洁净,班级在上路,情况有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