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2日

今天上午我又整理了三个小时学生档案,终于怒了。

同升湖的某些领导做事情,好像有个混帐习惯,就是事情不要他们亲手做他们就乱搞。比如说这个档案,从来就不搞,档案室里面老师的年终考评都找不到(我就是自己保管的);结果老板心血来潮想搞,个个都打了鸡血一样,责任就全下到班主任身上。昨天我去团委要学生入团申请,发现团委就把每学期每批次的学生材料统一分到一个袋子里面,有的袋子封面上只有名字连班级都不写。入团的档案啊!你团委不整理,难道也要班主任来干,那要团委做什么?

还有第一次搞档案的时候不说清楚,现在要求统一黑笔,结果我要把所有人的档案抄一遍。还有身份证、团员证、历年获奖证书,学生6月9日上午还没有离校,这些都还在身上,学生处不开会不通知。到了下午,学生毕业走光了,学生处开会说每份都要复印件。诶,班主任也是人啵,不说别个起码我还是个人噻,你们这么搞就没味啵。

这些我都有意见,但起码还能容忍。但是,老板是去年才在会上讲要搞档案,为什么前年和前年之前的也要做,怎么做呢!学生处讲得好,以前的恐怕搞不出来,那老师们就只能随便写点什么上去啦。太阳的,那这种随便写点什么的档案除了折腾人以外又有什么意义呢!再说,我一个班带了六年,我恐怕会是责任最重的班主任了,现在高中部的内容就把我弄得火冒三丈,初中部还没开始找我呢。照这样讲我不管怎么做都要挨批评,因为我根本不可能完成要求嘛。

那我为什么要做?

我是喜欢单纯的教书工作的。在我大学中,我幻想的职业生涯就是教教学生、写点文章,实在有空了出两本科普的书籍,顺便干些力所能及的公益活动。只是,六年前我还年轻还要表现,所以摊上了一个班主任职务。事实上,我这六年干得也不坏,我也从没有去争过什么报酬或者荣誉。可就是有人不放过我,总拿些破事要来烦我,要弄得我不能开心颜。六年了,我也一直在思考我的选择,我现在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曾经我也多次想过走人,可每每我第二天走上讲台和学生谈古论今我又对自己说还是蛮快乐的嘛,又坚持留下去。

有两个学生在这里、还有很多学生私底下询问我的去向:“伍老师,你教完我们,还会不会在同升湖干下去?”我明确的说,我是想继续干下去的,毕竟这里山美水美环境娴雅很投我的口味,加上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挪窝的人。我也已经递交了续聘申请。除非,除非出现什么我干不下去的状况。我愿意做有创见、有进取的工作,哪怕再累再辛苦我也可以做到乐此不疲;但我由衷的反感照本宣科或者根本就毫无实际价值的工作。如果我非要做这些无聊的活,我会顺从自己的人生价值观,选择不去做。

2008年6月7日

上午八时四十分,我和我的同事们将学生送进地质中学的高考考场。进门之时,与学生一一握手、拥抱,嘱咐他们积极上进的话语。感慨之下,匆匆离开,生怕内心深处的琴弦触拨,叮咚泪下。于我,六年的辛勤耕耘,换来这一刻的时间留驻;于学生,十二年的勤奋求知,未来之路在此刻展开——都是具有相当意义的。

同升湖的考生是昨天下午二时五十八分从学校出发前往考场的。出发之时,全校的老师、学生为考生送行,学校的数十保安更是站在大堤两侧庄重致礼。荇荇路边、殷殷目光,学生们激动不已。这次送考,是同升湖八年以来最大规模,七百五十四名考生,三十多名送考老师、医生,满满的坐了二十余大车,浩浩荡荡开赴市内,非常安稳的抵达地质中学。

到了那里,甫还是艳阳高照,彼时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原本有些闷热的天气顿时变得凉爽起来。老师、学生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沉静安稳。看完考场,我们便前往宾馆入住。本次学校包下了五家宾馆的房间,理2班住在四星级的云海大酒店第25层和第27层。宾馆的条件非常的好,学生们休息得很满意。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多少时间。先是去超市给学生买湿纸巾和水性笔,超市的收银员被那么一大堆湿纸巾吓着啦。回到宾馆,我一边将纸巾送到每个房间,一边给每个学生做心理工作。期间有两个学生说他的手表掉了,于是晚上十一点钟我又出去给他们买手表,走了好远的路才撞到一家开着的小店。尽管如此,有的学生还是比较紧张,凌晨三时,我刚刚睡着,就接到一个男孩子的电话,说刚才怕醒了怎么都睡不着,问该怎么办;我只好很耐心的轻声安抚他的情绪。等把他哄住,我又半天睡不着了,五点多钟眯了一会儿,六点整便醒了过来。

就在刚才我老妈对我说:“不要埋怨不要懈怠,你高考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就是你现在学生的家长的心情,当时你父母的期盼就是现在孩子们的家长的期盼。对你来说,考试时有父母身边照料;对你的学生们来说,你现在就充当他们的家长的角色。”也是啊,昨天一个学生没有垫板,我跑到家乐福没有找到,跑到沃尔玛也没有买到合适的,于是我买了一个二十多块钱的精装笔记本——它的封底拆下来就是一块上好的垫板。当时,售货员笑话我,怎么买个这么贵的“垫板”,我没有回答她。我心里面想的是,如果来买垫板的是学生的父亲或者哥哥,他又怎么会吝啬这二十多块钱呢?

在这里,我要对我的学生的家长们说。我不允许你们去考场,我是担心你们会影响学生的情绪。但是,我能体会到你们焦急的心情。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安心下来等待,有我在这边守护着他们,孩子们一定会全身心的投入在考试中的。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你们可以信任我两年到六年的时间,我认为你们可以在这几天继续信任我的能力、我的责任感。

我们是科学教育工作者,请再客观些

今天开始恢复blog更新,不过这篇不是我本来要写的。今天看了校园论坛里面,一个姓罗的数学老师传播“巨龙腾飞论”,MLGB的脾气老大不爽,点名骂了他一通。上次也是他,在QQ群里面传“抵制家乐福”,这人说话怎么就这么不经大脑呢!

《我们是科学教育工作者,请再客观些》

汉代的贾谊,那个冠了个太傅头衔的废柴,这是和我们长沙有渊源的人。在当时的长沙埋汰久了,被汉宣帝找到宫廷里面谈心。谈了一宿,出来的时候不成人形的他埋怨了一句: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我有时候在想,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生活在科技创造一切的社会里面,为什么连两千多年前的贾谊的觉悟都达不到呢。所以我一看到论坛里面一些“神神鬼鬼”的调调就好愤懑,觉得简直是辜负了时代的嘱托。你们可以说我科学主义的思想入脑,为人迂腐不通。不过如果“通”要建立在迷信或者扯淡的基础上,不通岂不是正道。

我今天看了罗老师转发的什么“巨龙腾飞论”就火冒三丈说话老不客气,由于不能修改,先道个歉如果冒犯了哪位,令你丹田气海怨毒丛生(哇卡卡卡,我故意这么说,你不是信这些个么,照顾你下)宽恕则个,不过我忍不住再补充两句,勿怪啊啊啊啊啊:

一、这个世界上没有龙,更不会有什么龙盘在中国。中国已经地皮紧张,还让条龙盘一下,楼价更没法让人活了。

二、中国的崛起要依靠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发展,跟龙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科技与龙本就八字不合(你看得出我这里说“八字”是调侃你吧),古今中外那么多玄幻小说,都是勇士依赖科技的进步去屠龙或者驯化龙的(你看《指环王》和《西游记》,谁“拳头”大谁就生存),没见着谁找条长虫飞起来然后国家就兴旺发达的。

三、如果国家的兴旺发达真的要依赖一条龙的腾飞的话(我是假设),而这条龙要飞起来得搞四次大灾难,每次死伤失踪十万人以上的话,这条龙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换句话说,四川地震死难者的家属绝对不会认为这是吉兆。你在网络上隔四川比较远放点厥词不要紧;如果你敢当面跟他们说这些,你信不信,我和你打个赌,他们会用唾沫星子淹掉你泡发你,然后把你的皮扒下来的。

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如果你能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有父母、孩子、亲戚、朋友也在死难者之列,你会去信或者传“吉兆”之类的p话么!我就有同学、朋友死在这场地震里面,MD,我觉得我即便不那么相信科学,心里面就算产生那么点吉兆的念想,我都是不人道的。

五、拜托,我还有十多个同学、还有十多个朋友在四川各地当志愿者呢!跟他们同样的,正在经受灾难的创伤、抗灾救灾的人还有不下三千万啊。他们现在筋疲力尽疲惫不堪,有的人断手断肋骨不肯下火线。他们正在用他们学到的一切科学知识挽救人命和重建家园,可那条死龙在什么地方呢!中国的进步过去、现在、将来要靠的正是他们这样子蝼蚁一样啊。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国际歌》唱过吗?起码你入团的时候唱过吧,一切靠什么,怎么唱的!让“龙”死远点,从你思想里死远点吧,做一个纯粹的科学教育工作者。巨灾固然不可抗拒,但是科学终有一天会令损失降低到最小,做好我们的本份吧。

2008年5月18日

国务院宣布:2008年5月19日至21日定为全国哀悼日,全国和驻外机构皆降半旗,19日14:28全国默哀三分钟。

对此,牛博的作者阿丁这么写道

仍然不山呼万岁,不感激涕零,本该如此。但承认,这是一次进步。

我也承认,上面这句话从第13个汉字起,后面的全部内容我都百分之百的认同。但是,加上前面的12个字,一句好话就非常的不像话了。

有的人感受到了温暖,选择歌颂政府;有的人感觉到了危机,选择批评政府——感恩抑或不感恩、不认同应该感恩,其实都是公民自由的选择。这和我选择中午吃牛排还是吃泡面,选择做老师还是做农民工一样,我认为是不具备任何是非对错的,更不具备任何打压或者标榜的资本。

如果国务院令后面有这样的行文,比如加上一条“见此令者必山呼万岁,感激涕零”,那么阿丁说“仍然不怎么怎么样”起码是有语境的;可惜没有人要求你要山呼多少岁。牛博的某些作者能在一面嘲弄山呼万岁的“愚民”(该词汇是牛博近期常用词汇)的同时,一面为着自己选择“不山呼万岁”沾沾自喜,这是多么荒诞的举动。

嘲弄谄媚国家,却标榜谄媚自己,我实在看不出谄媚国家与谄媚自己二者间何者更先进,我只看出何者更争着抢着——卑鄙。要说思想进步的标志,当灾难不被拿来用作任何机构或个人的广告,我就承认思想的确进步了;否则,你说的进步便是在手淫。

2008年5月17日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及其下属机构进行捐献,而要寻求志愿者捐助方式。我也许有很多理由,但最重要的一个,是我完全不信任中国红十字会及其下属机构的诚信与效率。我也不是第一天参与捐助,基本上每次有红十字会参与的活动都以怀疑、迷惑不解终结;同时网上关于资金挪用和截留的负面报道也很多嘛。我不仅关心是不是“捐了出去”,我同样关心“用在何处”。

不过大多数人是没有或者找不到自己的途径的,即便有途径大部分人也会觉得“操心太多”、“太麻烦”,他们只会选择方便捐助的慈善机构协助。但就算我需要找一家,我也觉得我也应该选择更有信誉和影响的,才能更确定地说服自己钱用在了刀刃上。幸好这个世界选择总是有的,虽然不多……

Google推出了一个新的服务——中国地震募捐,涵盖了美慈等四家慈善机构(没有中国红十字会)的google checkout募捐方式。首先谢一声吧。由于可以通过信用卡支付,我便非常的关注(我相信信用卡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支付的首选,比汇款还要方便)。不过,我认真看了下,发现地区下拉菜单中是没有“China”的选项的,我估计这就意味着大陆地区的援助者无法通过这种便捷方式捐助灾区。那么,有没有其他的信用卡捐款的渠道呢?

国际美慈基金(Mercy Corps)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赢利组织,从事人道主义援助。自从1979年开始, 该组织向全球100多国家地区提供近13亿美元的援助。

实际上,美慈基金在它的主页上就提供了一个完全类似的捐助小窗口,我截了一张图,大家可以看我的注释。其中,下拉菜单可以选择捐款的目的,除了“China Earthquake”以外,我还看见的“Myanmar Cyclone”(缅甸飓风)、“Global Food Crisis”(全球粮食危机)……在文本框里面输入资金数额(至少5刀),点“donate”(捐赠)就可以提交到下一页,“continue”即可。

再下一页,如果你是第一次访问并提交,会出现一个让你选择支付类型的页面,分为“每月支付”和“一次性支付”两种,我觉得按大陆大多数朋友的捐助思想,估计不会选择每月支付一次的形式的,所以点第二个按钮继续便是。如果你不是第一次访问,那么“checkout”(支付)吧。

再下来就是标准的信用卡支付界面了,考虑到有心人未必一定会懂英文,我画蛇添足的翻译了一下,不足之处请见谅(以Visa支付为例):

这里得更正下,那不是发卡日期,而是信用卡到期日期。

如果你上述信息都输入正确的话,美慈网站就会给出你提交成功的感谢辞:

Thank You Ling! Here’s Your Receipt.

We appreciate your support. Your donation will provide help and hope to suffering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我顺手查了下Google列出的另外三家机构,Direct Relief InternationalSave the Children(国际救助儿童会)主页上都没有信用卡捐助的链接,而且仅后者的中文站给出了四川地震的专题,前者只有寥寥一篇文章;而Tsinghua Foudation我没有找到主页,只找到一个清华北美教育基金,也没有直接捐助的链接。不过我对Save the Children了解还算多,他们是值得信赖的机构。

2008年5月15日

今天下午,抽空出门逛逛,顺便送送几个朋友去成都。

搬行李搬得好累——都是大包装;都需要小心轻放,塞了很多报纸在里面,很膨胀——坐到他们车上想休息一会儿,不小心睡着了。

幸好很快醒了过来(其实是被奋青们的跑调《爱我中华》吵醒的),发现车子已经在开,两边的风景很陌生。于是弱弱的问:这是去哪的车?

发觉我居然在的朋友很吃惊且弱弱的回答:成都……

BTW:刚刚看ccf,发现说那边的道路都堵塞了,唉,保佑这些不太熟的朋友安全,保佑我们的药品能够到达灾区发挥用处,多救几个人。

2008年4月21日

我4月19日qq群里面收到本校一名老师“抵制家乐福”的大字报,心想这小青年没文化闹闹也就算了,你一个老师怎么也跟着瞎掺和呢。于是,我在学校内部论坛里面,写了一篇《抵制家乐福,不是在爱国》。今天上线一看,哇噻激怒了好多人,感觉太funny了。我也就是写了点“爱国要聪明,国家才会爱你”之类的警句,顺便讥讽了下爱国粪青嘛,有些同志就回复我“完全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发泄对你的不满。”乍看上去,还以为他要搞人身攻击呢。

悲悯一点讲,这样的老师是可笑的,但也可悲。历史可以告诉我们,凡这样爱过国的人,都被国家所不爱。远的不说了,就说两三年前的反日,后来抓了多少人,哪个不是自认为“爱国分子”。可不是,六天前外交部的发言人还在煽风点火,今天风向就变了,我就在论坛里面提醒那些人下雨要收衣服了。

新华社消息:《各地群众:建设好国家是表达爱国热情的最好方式》。

上面是大道消息,还有小道的

Aether曰:

三年前,在操控下民族情绪的牺牲品是伊藤洋华堂;今天,是家乐福。三年前,我因为报道此事而机缘参加了网志年会,三年后,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再三年以后呢?

我不会这么悲观。因为三年前,学校有贴大字报的学生;有在课堂上,大声鼓动仇恨的老师。三年后,这样的现象没有出现,并且在我的文章后面还有老师表示赞同。就在今晚,教师公寓的楼前,停放着一辆刚刚购买的、崭新的、还没有揭“盖头”的标志车,一大群老师围着这辆车不是谴责而是啧啧称赞。

进化,总是慢慢的,我对未来有信心。

2008年4月15日

每天清晨都有老大一帮子老头老太太聚集在长沙家乐福的门口,门一开他们就会好似年轻了三十岁一般往里面冲,为什么?

因为家乐福这个时候会有10.7元一斤的猪肉,一斤一包,限量出售。这个价格稍稍低于市场价13.6元,去晚了就没得了。

家乐福虽说是法资的超市,然而它所贩卖的肉鱼果蔬哪部分不是土产的物什,出售的商品里又有几何是正宗的法国货?抵制法货,继而抵制家乐福,在我看来就好像打出了一套崆峒派的“七伤拳”——伤人先伤己啊!法国人也许还没有察觉出痛痒,咱们自家的生活水准已经降了档次,咱们本土的菜农猪贩已经遭了人祸。虽说鲁迅老爷子讲过“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是贩夫走卒都明白就算是争也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儿嘛。

我在班上就是这么教育学生的。我还告诉他们,一方面法国总统萨科齐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参加北京的开幕式,可与此几乎同时他又从中国领走了200亿欧元的订单。这说明,不管是中国还是法国,大家吵归吵生意还是要好好做的。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人,谁不喜欢兜里面有钱呢?谁不是越有钱越有“权“呢?做生意,就是互惠互利的好事;与此相反,动辄抵制什么货,就是个大蠢货。

2008年4月13日

我发现讨论西藏问题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用类似于“西囧藏”、“DALAI”这样的词语,貌似是要规避“GFW”。当然,GFW存在是不争的事实,像牛博那样的社区性质的站点有规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可是,有些同我一样,用国外空间、独立ip建站的blogger也这么做,是不是有点矫情呢。其实搜索我的剔思集,像达赖、西藏、六四都是堂堂皇皇、不打隐喻的写出好多回,如果要屏蔽的话岂不是早就得代理访问了。

可是没有。所以我觉得,有些人就是心理有毛病,完全忽视自己还不够资格的现状,总自认会受到或将会受到迫害,装牛逼摆姿态换同情——恶心死了。

提到牛博,发现牛博和天涯真是同一把梭的两个头。天涯是左得可以,动不动人肉搜索,喊打喊杀的;可牛博,那叫不叫做右?比方说我就是有点右,但牛博那帮子人和我好像不同。具体什么样子我说不准确,醉钢琴有篇感想很传神,转载下

  • “为什么藏民的民族主义情绪是值得肯定的?”
    “因为他们追求民主自由。
    “为什么汉族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是令人鄙夷的?”
    “因为他们脑残了。”
  • “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人都反对我们,难道他们也有自己的道理?”
    “我们当然要反思,因为他们很可能有自己的道理。”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多人都气氛填膺,难道他们也有自己的道理?”
    “没有,因为他们都脑残了。”
  • “藏人运用自己的权利抗议火炬传递,是不是对自己权利的正常行使?
    “那当然,民主社会嘛。”
    “汉人运用自己的权利为火炬传递助威,是不是对权利的正常行使?”
    “正常?一帮脑残。”
  • “反共、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是不是都要go back to China,要不然显得特装逼特懦弱?”
    “怎么会,表达理念,在哪都行。”
    “爱国、民族主义愤青是不是都要go back to China,要不然显得特装逼特懦弱?”
    “当然,因为他们都脑残了。”

我想到了《新语丝》的寻正,发现牛博的“寻正”好多哦。这也是bbs式社区的好处,每天看到莫之许、Kefi之流的雄文——而且他们还特别爱写,没得写还拿留言凑数——觉得他们对“脑残”的定义和我们人类不同;继而觉得现在的生活还是美好的,绝对会比这帮子人当政的时候要好很多;再继而,便相信我党也喜欢这种做负功的活宝吧,说不定他们就是我党在自由派人士中的卧底也难说。

再说一句:我支持长平。

2008年4月3日

就算全中国认为汪精卫是大汉奸,汪精卫自己不会认同这点,他绝对会认为自己是挽救国运的功臣,只是他的路失败了而已。所以知识分子只要不要脸,就是很可耻的动物,他们既可以一面抨击政府的双重标准,一面履行自己的双重标准,并且他们还有上帝或者佛祖之鼻息可借,以掩盖自己恶臭的思想。听闻“拜上帝”的几个知识分子写了一篇“十二点意见”,马上就有正义人士改了几处文字,绝对戏谑: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发表“关于处理9.11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1. 当前美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世界和平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传。

2.我们支持本拉登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美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呼吁基地组织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3. 美国政府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基地组织和伊拉克政府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希望政府出示证据,并建议政府邀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证据和事件过程、伤亡人数等进行独立调查,以改变国际社会的相反看法和不信任心态。

4.我们认为类似9.11事件后美方领导人所说“自由在今天早上遭到了不敢露面的懦夫的攻击”和“母牛行动”那类麦卡锡式语言无助于事态的平息,也不利于美国政府的形象。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美国政府,应该展示出符合现代文明的执政风貌。

5.我们注意到,纽约发生暴力行为后,美国政府很快宣布“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基地组织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并在其后不久宣布“萨达姆与基地组织有勾结且拥有大杀器”,这说明美国当局早知道事件即将发生,然而却没有有效阻止事态发生和扩大,这其中是否存在渎职,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处置。

6.如果最终不能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而是一场被激起的“民变”,则应该追究激起民变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合众国政府和国民的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总结经验,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7.我们强烈要求不对穆斯林民众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对被逮捕者的审判必须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序,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8. 我们敦促美国政府允许有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911现场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新闻封锁,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也有损美国政府的诚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采取开放姿态,才能扭转目前国际社会对贵国政府的不信任。

9.我们呼吁美国民众和海外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美国的国际形象。

10.60年代以来,美国境内恐怖事件多由右翼民众引发,这次却由穆斯林团队执行,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对穆工作存在严重失误,有关部门必须痛加反省,从根本上改变失败的民族与宗教政策。

11.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必须遵守美国宪法中明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让穆斯林人民充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希望,让各族人民自由地表达对政府政策的批评和建议。

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民族仇恨,实现民族和解,而不是继续扩大民族之间的分裂。一个地球避免分裂,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故而,我们呼吁国家领导人直接与本拉登对话。我们希望美国人民和阿拉伯人民消除误解,开展交流,实现团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此做出努力。

以上是网友的戏言,如果要看义正言辞的驳斥,推荐李宪源先生的这篇《就亲美人士《西藏局势十二点意见》致王力雄》。